【松尚人力】企业社保代缴_广州社保代缴_社保挂靠_社保代买

企业咨询热线:02028918191 个人咨询热线:18927590808

[公司社保代理广州]_退休人员交医保该不该?各界看法评价一览

 作者:网络  时间: 2020-01-03

医院拒收医保病人?广州市医保局为您解答

松尚人力提供医院拒收医保病人?广州市医保局为您解答有关的信息,不改进和完善医保付费制度,医保患者被反复赶出院或直接被拒收等现象,就难以避免?广州市医保局回应:从未

  退休人员交医保该不该?各界看法评价一览

  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载:7200多万退休人员不需缴纳医保费就可以享受医保待遇的日子还有多久?从2015年11月初中央公布的“十三五”规划建议,到上周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在《求是》杂志上的文章,都明确表示,政府正在研究制定职工医保退休人员缴费政策。有接近决策层的专家表示,现在政府释放这一信息主要是在寻求社会共识,“十三五”规划建议也只是提出要研究而已,从启动研究到出台政策还要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  不如研究系统改革办法

  冯海宁(媒体人):与其研究退休人员医保缴费,不如研究系统改革办法。首先,应该研究和规范最低缴费年限。由于《社会保险法》对医保最低缴费年限没有统一规定,据说各地最低缴费年限差距很大,从5年到35年都有。显然,最低缴费年限为5年很不合理,这势必影响医保基金收入。有必要把最低缴费年限统一调整到一个合理水平,即最好延长就业人群的最低缴费年限,因为就业人群相对收入高,退休人员相对收入低。

  其次,应该积极鼓励“多缴多得,长缴多得”。即不适合强制所有退休人员缴纳医保费,而是应该积极鼓励就业人员和退休人员自主选择多缴医保费、长缴医保费,这样自然会为医保基金增加收入。

  另外,医保基金必须“堵漏”。如果只想着增加收入,却不去“堵漏”,无疑,增加收入没有多少意义,因为一边增加收入一边“漏”掉了。目前,很多医院与个人联手骗取医保基金的案件频发多发,涉案金额惊人。

  先别打退休人员的主意

  王军荣(教师):让退休人员缴纳医保是医保基金“开源”之策,但这种政策现在“研究”,还是为时过早。虽然,让退休人员缴纳医保,对于个体而言,数目并不大,需要缴纳的平均额度为每人每月180元。而实际操作下来,可能是每人每月百元左右。每月百元左右,对于退休人员也是沉重的负担,毕竟他们没有额外收入,且本身退休工资总量有限。这会影响到退休人员的生活质量。

  退休人员是弱势群体。能不伤及就不能伤及,这是最起码的原则。“开源”的办法还是不少的,比退休人员缴纳医保的“研究”路径还很多,比如增加收益,合理化报销制度等等,这些都是更为急切和根本的措施。从目前情况来看,还是先别打退休人员的主意。

  退休人员缴医保并非不可接受

  堂吉伟德(职员):当医保基金的“池子”越来越浅,其可用的财力越来越少,那么最终受影响的依然还是普通公众,尤其是患病率较高的退休人员。本着“责任共担,风险共享”的原则,让退休人员缴纳一定比例的医保费,也实属于情理之中。

  当前一个不争的事实是,医保基金已然了出现了增收无潜力而支出越来越大,收入不平稳的情况已然出现。从之前的“花不光有节余”,到时下“收不抵支吃老本”,收支失衡的医保基金如何实现持续性,当为每个人所共同面对的问题。虽然时下医保政策有诸多不足之处,尤其是监管上存在极大漏洞,造就了少数特殊群体,再加上政府在兜底上做得不够好,未能达到公众预期,但这些都不应影响或者成为拒绝论证“向退休人员收费”可行性的理由,先让研究搞起来并由此形成社会共识,其实也是一种改革的姿态与素养。

  医保“开源”要先“节流”

  犁一平(医生):对于退休人员缴纳医保费用的问题,还须从长计议。首先要分析现有医保制度的利弊,把医保制度修订的更加完善、合理,使医保资金的使用和管理更加科学、无漏洞,先“节流”,然后把医保资金的作用发挥得更好,是一件非常紧迫的事。

  当下医保资金的使用有一个大的缺陷:门诊费用由自付部分开支报销,公共医保资金不报销。而另一方面,由于只有住院才能报销,于是就出现了两种情况:一种情况是,有的人小病拖,啥不得花钱看病;有的则故意把小病拖成大病,然后住院享受报销!一种情况是,有的人本不需要住院,但为了享受住院报销的政策福利,勉强住院,同时,过度医疗,本来没有病,也打针吃药。这样一来,不报销门诊不但没有节约医保资金,反而造成了“看不见的”浪费。

  当然,医保资金最大的“隐形浪费”是过度医疗。所以,如果堵住这些漏洞,对医保资金的有效利益,以及扭转结余幅度下降的局面都十分有利。

 相关专题推荐:广州医疗保险缴费基数 医保待遇 医保卡查询

2016广州医疗救助标准将提高 最高救助标准一览

松尚人力提供2016广州医疗救助标准将提高 最高救助标准一览有关的信息,广州将出台最新版《广州市医疗救助办法》,办法实施后将提高各项医疗救助标准限额,最高医疗救助限额从原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