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松尚人力】企业社保代缴_广州社保代缴_社保挂靠_社保代买

企业咨询热线:02028918191 个人咨询热线:18927590808

[广州代缴社保医保]_社会保险体系存在哪些问题

 作者:网络  时间: 2020-03-04

广州最快明年初市区公积金可自动到账

松尚人力提供广州最快明年初市区公积金可自动到账有关的信息,导读:最快半年内,广州市区就可以实现公积金定期自动到账。广州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负责人昨日透露,目前花

  社保属于二次分配范畴,是调节收入分配差距的。从本源意义上讲,它是为了保障低收入人群,贫困群体能够维持社会基本生存的底线,使所有大众老有所养、病有所医、住有所居,而现在反而变成一种特权,一种特殊的福利,一种单位变相的收入,加剧和扩大了收入分配差距,起到逆向调节收入分配的作用。

  中国“社保体制”的独特性

  中国所谓的“社会保障”,并不是西方意义上的“社会保障”。西方社会保障制度,开始建立是为了济困。英国的济困法、德国俾斯麦创立的社会保障制度,都是为了解决工业化进程中面临的社会问题,尤其是解决老弱病残贫等人群面临的生活问题。社会保障的理念是,大家都出一分钱、出一份力共同解决社会问题,主要是失业、生存和医疗等问题。但在中国,长期以来有限的社保更多的是作为单位制的主要内容而存在,是一种单位福利。

  改革开放以后的社会保障体系,一方面延续了原来的单位保障制度,另一方面真正的社会保障也开始出现。民营企业发展以后马上面临工伤和养老问题。工伤问题首当其冲,养老问题是国家要求企业要实施养老后,民营企业才缓慢推进。另外,城镇中搞个体经营的,自由就业的居民的养老问题是空白;城镇中单位体制外的城镇居民的养老保障、医疗保障,原来也是空白,虽然国家最近也推进了城镇居民的社会保障建设,但保障力度很有限。

  在农村,原来除了少得可怜的救济和救助外,根本没有社会保障。现在农村有了新农合,农村新养老保障也在一些地方开始搞试点。新农合的覆盖面已经很广,达到90%以上,但保障水平很低,因此尽管现在农村有了新农合,但仍然没有办法解决农民因病致贫的问题。

  社保“逆向”调节收入分配

  这样沿袭和演化下来的社保体制大致可分为四块。农村一块,城镇分为三块:体制内是一块,包括机关和事业单位,以及国企;体制外企业,包括民营企业,外资以及股份公司等是一块;城镇居民是另一块。

  即使在城镇内部,这三块的保障水平也不一样,最好的是体制内的。当然体制内保障水平也不一样,现在国有企业、垄断行业的社保水平很高,还实行企业年金制,到老了职工可以拿年金;机关和事业单位基本属于原来的单位福利,但总体来讲,体制内的保障水平、质量、内容比其他两块好得多。

  体制外企业的社会保障,按要求是职工、企业、政府三方出资,但实际上政府几乎没有出资,而企业承担的缴费羊毛出在羊身上,企业通过一定的手段将职工的一部分收入转变为企业出资的部分,结果这些企业的社会保障都由职工承担缴费。这部分还被作为社会统筹,不少农民工在回乡时拿不到,获益的是当地政府。

  城镇居民的社会保障水平在城镇中是相当低的。去年开始一些地方对事业单位的社会保障体制进行改革,其做法是把事业单位的保障水平与市场化企业看齐,就引起很大的反弹。广州先搞并做了一些试点,其改革规定是老人有老办法、新人有新办法,从而导致广州一些大学的教授提前申请退休,所以就搞不下来,很多学者就说为什么机关、公务员不和我们一起搞改革,现在也不了了之。

  按道理来讲社会保障体系应是一体的,由国家统一来做,不分行业不分地区。当然中国地域差异大,可以实施全国统筹与地方补充相结合的做法,即社会保障的基本内容和水平是全国统一的,但各地可以根据自身的生活水平和财政收入,做一些补充。从全国横向层面上看,我国现有的社会保障制度被分割为六块:体制内和体制外是一个分割;有单位没单位,有企业没企业又是一个分割;城乡又是一个分割。从全国纵向层面看,我国社会保障体制更加“碎片化”:从中央到地方,统筹单位是不一样的,东部、西部不一样,有的是县统筹,有的是市统筹;区域上也是分割的,社会保障缴费标准不一样,享受的水平也不一样。全国有多少个县市,基本上就有多少个社会保障统筹单位。

  如果采用社会结构的视角,就会看到,体制内在中国的阶层结构中是上层,现有这种块块分割的社保体制表明,社会地位越高,享受的社保水平越高,质量越好。社保属于二次分配范畴,是调节收入分配差距的。从本源意义上讲,它是为了保障低收入人群,贫困群体能够维持社会基本生存的底线,使所有大众老有所养、病有所医、住有所居,而现在反而变成一种特权,一种特殊的福利,一种单位变相的收入,加剧和扩大了收入分配差距,起到逆向调节收入分配的作用。从养老可以看出,像北京这种城市,体制内退休后一般都能拿到两三千元,但城镇职工只能拿到几百元钱,体制外企业也就1000多元钱,存在几倍的差别。农村养老则刚刚开始试点,像北京郊区,60岁以上的农村老人每个月200块钱,和城镇养老这一块差距更大,城乡显性收入差距现在约是1:3.3,社会保障水平的差距甚至比城乡收入差距还大。

  为什么很多人想往体制内转移?一个是体制内权力很大,可以调动很多资源,第二个原因是社会保障水平很好,很多人愿意在四五十岁后再从体制外转入体制内,退休后就享受到很好的社会保障了。住房福利,住房公积金,经济适用房等,这一块政府机关利用它的职权范围,把能做的都做了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中国的社会保障实际上被权力扭曲了,权力作为一种资源配置手段,成为为自己利益服务的一个重要机制,这个问题相当严重。现在要调节收入分配差距,就要对体制内的社会保障进行改革,但是社会保障在任何国家都是刚性的,给了就很难再拿掉或降下去,因为这涉及到很多人的利益,体制内的社会保障涉及到的人也不少,而且他们都是既得利益者,都是有权的人,都是政策制定者和执行者,即使上面有个领导人下定决心去做,也会面对强大的抵制力量,这一部分的社会保障体制改革很难推动。

广东医保将实现一卡通结算

松尚人力提供广东医保将实现一卡通结算有关的信息,昨日,省政府官网贴出《关于加快推进全省基本医疗保险和生育保险市级统筹工作的通知》,要求各地市在全市范